迨其吉兮

她瞪着我,眼神是尽她所能的凶狠身上每个细胞都叫嚷着拒绝。我看着她,叹出一口气。

断眉的歌依旧的好听,也该写些东西抚慰自己了。

存梗

尼尔2
29
ooc有
私设:2b、9s、a2均是被杀人集团领养的孤儿且互相没有血缘关系。
2b是大一生,9s是高一生。相遇是9s作为黑客行为太欢脱所以组织让2b来当他监护人(监视他)。
大概是个欢脱的恋爱故事。

【6.30活动】

关键词:感冒
嗓子卡卡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冲田窝在被子里吸吸鼻子翻个身决定继续睡。
“嗒嗒嗒……刷拉———”
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和木门被拉开的声音,接下来大概是永远急躁的烟嗓。
“喂!总悟你给我起床!现在都快中午了!”
果然。
冲田皱皱眉抬手拽下眼罩,睁眼的那刻只觉得一片白光烦人的要命于是又闭上眼。
“我今天请病假,巡逻的事就交给你了土方桑。”
声音夹杂浓浓的鼻音。
土方看着闭着眼侧躺在被子里一脸无赖样的某人只觉得头痛。“下次要请假就早说。”说完关上门转身离开。
冲田这才重新睁开眼坐起身迟迟的打了个哈欠。把手往旁边伸却没像往常一样摸到布料,他转过头看着空无一物的榻榻米反映了一会才想起来。
对了,昨天……
算了,继续睡吧。
冲田收回手又躺了下来。
———
六月的天就像孩子的脸。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刚才还蓝天白云,现在却大雨倾盆。
冲田站在某家商店的屋檐下并没有冲回屯所的打算。因为这里离屯所不算近而且自己不想淋雨。
“嗯~哼~嗯~”
熟悉的红色闯入视野。撑着伞的少女哼着不知名的歌步调轻快地走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
冲田扬起嘴角轻吸一口气。“喂!那边的China!你的伞被警察大人征用了!”
神乐转过头看到在不远处的屋檐下等雨停的挺拔身形,眉毛皱了下又舒展开。
“呦,这不是只能在屋檐下躲雨的税金小偷吗,叫本女王什么事啊鲁?”
她走过来,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冲田轻笑着看她。白皙的皮肤和火红的衣服对比鲜明,在这场雨里格外惊艳美丽。不过她本人并没有注意到这点,而来往的路人心里惦念的都是赶紧回家无心关注别的。
只有自己发现了。
这一点让他很满意。
“我现在以警察的身份通知你,你的伞被我征用了。”
他特意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但是嘴角的轻微上扬暴露心绪。
神乐挑眉歪头问道:“对我有什么好处啊鲁?”
几天不见这小丫头居然学会讲条件了。
冲田向前倾身,在能与神乐平视的程度顿住。“明天请你吃拉面。”说完趁着对方发愣的间隙直起身上前两步进入伞下,把伞柄从她白嫩的手中抽出握进自己的手里。
“走吧。”
神乐闻声回神,疑惑地看着心情貌似很好的某人。
这两年神乐长了个子身材也愈发出挑,星海坊主便给她换了把杀伤力和伞面都大些的伞。正好够两人并肩而行。远远望去倒真像是一对璧人。
一路上两人不时拌嘴,很快到了河边。
“救命啊!谁来帮帮忙!”
有些嘶哑的呼救声传入耳朵,大概是因为雨声和距离的缘故听的不是很真切。两人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站在河沿上急地哭喊的男孩,当即跑了过去。
男孩看到有人来停了哭泣一抽一抽的指着河说不出话。
冲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脸色一下煞白。撒开手里的伞就下了河。
河中央浮出水面一截的断木上趴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孩。
河水先是没过腰很快便齐胸高了。神乐看到他的动作慢下来心里起了急但又知道自己不能盲目下水,只好站在岸边不时安慰一下哭得眼皮红肿的男孩。
冲田终于来到女孩面前观察了下,小女孩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呼吸也浅。冲田只好伸手托住她的腋下把她举起来以防呛了水然后艰难地转回身一步步走向岸边。
眼看冲田要上岸了神乐便先一步接过女孩放到地上从兜里拿出电话叫了急救车,之后把电话交给了男孩让他给家长打电话。
等救护车和家长前后到了神乐才轻舒了一口气。
女孩的母亲看到这幅场景连道谢都顾不上说就上了救护车攥住了女儿的手而男孩自然也陪在女孩身边,医护人员只顾救人便关了车门。
神乐看着救护车扬长而去轻笑起来。
“啊欠!”
还站在水里的冲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神乐把视线移向他。
冲田抬手把粘在脸上的刘海向后捋露出饱满的额头,暗红的眸子里满是慵懒。浸了水的外衣湿重的厉害,所以他脱下来搭在小臂上。涟漪一圈圈绽起,在阳光下形成画在水面上的浅金花纹。
神乐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天已经晴了。
冲田跨步上岸捡起地上的伞重新举起来直视神乐湛蓝的眼睛。
“我送你回去。”
———
再睁眼的时候外面照进屋里的光线已经暗了,冲田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觉得自己的感冒快好了。
等等,清香!?
他猛地清醒过来。
“呦,娇气包你醒了啊鲁。”
头顶传来绵软的女声。
他终于发现自己枕在神乐腿上。
难得的机会岂有不享受之理。
冲田闭上眼在神乐怀里蹭蹭,咽了下开口:“你怎么来了?”
“今天带定春散步时遇到十四给某人买药,所以就顺道来看看你生病时的M样。”
神乐从旁边拿过杯水来笑道。
冲田坐起身就着神乐的手喝了两口水又躺到她腿上嘟囔了句。
“土方去死。”
“什么?”
她把杯子随手放到一边把头低下些,显然没听到他的喃喃自语。
“我说,笨蛋果然不会感冒。”
神乐听了这话握紧拳又想到对方现在是病号,只好松了劲干巴巴的回了句。
“你才是笨蛋啊鲁。”
“一会去吃拉面?”
“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啊鲁。”
“诶~那以后可没机会了。”
神乐低头看着他的脸,狠狠的吞咽了下。
“嗯。”
冲田看她痛下决心的模样轻笑出声抬头亲了下对方的额头。
“明天去。”
“嗯!”

end


忽然发现不管平时看的书有多杂多狗血但是只要是进厕所就一定要看认真细致的好书。
#关于厕所的迷之执着#

本来想画画新文女主的设定,结果还没画两笔老妈就进屋问我吃不吃香蕉。(于是脑洞就这样产生了。)【下次试试写水果拟人的文好了。】¯\_( •́ω•̀ )_/¯

(4.30活动)普通的一天

关键词:熬夜
翠绿的叶子从枝杈上长出来,春风一吹引起哗啦啦的一片响。神乐坐在树下垂着头昏昏欲睡,放在身侧的书随风翻过几页。
看到这幅情景的冲田总悟嘴角上扬,上前几步抬手给了对方一个爆栗。
神乐猛的清醒过来,抬头瞪着面前逆着光笑的肆意张扬的少年。“吉娃娃你犯什么毛病啊鲁!”
冲田俯身摘下神乐的眼镜看着她眼底的青乌。“你昨天熬夜打游戏了?”
大概是对方的脸凑得太近的缘故,神乐感觉太阳穴借着熬夜的由头胀痛起来。
“关你毛事啊鲁。”她伸手推开对方的脸,头痛的皱起眉。
冲田直起身又蹲下,把神乐的眼镜塞到胸前的衬衫口袋里。“女生熬夜平胸,网友诚不欺我。”
神乐听了这话气的抿唇,一手握拳便打了出去。冲田一手握住她的拳又放开,然后转变姿势单膝跪地,最后两手放到她太阳穴上轻按起来。
神乐垂下手任由对方微凉的手指随意按弄。
明明是对头关系的两人却在微妙的地方信任彼此。
不一会,冲田见她脸色好了些便收回手站起身来拍腿上的尘土。“走吧,China。休息结束了。”
“你先把眼镜还我啊鲁。”神乐站起身拍拍衣服,向冲田伸手。
“这个啊……”冲田把对方的眼镜从口袋里拿出来在神乐面前晃晃,看看眼镜又看看神乐蔚蓝晶亮的眼。“暂且没收。”
“吉娃娃你找打吧啊鲁!”清亮的女声霎时响彻校园。
银八听到声响打开窗户看到正展开追逐战的两个小鬼轻笑一声。
“年轻真好啊。”
春风吹进教室,舒适宜人。

忽然觉得

喜欢的作者把女人比作蛾子,把爱情比作火烛。我虽很是嫌弃,却也偶感恰当。

二小姐逗猫日常(二)

叶舒翎垂着头无意识地哼唧几声后清醒过来。
“诶?已经黑天了?”面对眼前的黑暗她边想边猛地眨眼,这才发现是自己的眼睛被人缠了黑布。
轻啧一声想要活动手脚却发现双手被绑紧束在头顶,两腿由于跪坐太久麻的厉害。
“醒了?”低沉的男声由身前不远处响起。叶舒翎闻声一惊“这声音不是自己上次收拾的那只喵么!!”
男人看着叶舒翎明显一白的脸色轻笑了下,走到对方面前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舒翎小姐还记得上次你说过在下可以随时去藏剑山庄找你的事吗?”
叶舒翎嘴角一抽,忽然特别想回到过去把那时趾高气昂的自己打一顿。她轻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少侠若是找我有事大可不必这样,直接说不就行了。”
“我叫古尔铂。”对方说着伸出手开始解她黄黑相间的衣服。
“那古尔铂少侠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叶舒翎感觉到对方的动作急忙开口。
“诶~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古尔铂说着彻底解开了叶舒翎的上衣,一只手抚上少女胸前一边的柔软,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轻轻舔咬起她的锁骨来。
“你要多少钱,可以直说。”叶舒翎被对方的动作弄的轻哼一声,说话的声音也打了颤。
“但是我现在不太想要钱。”古尔铂说着,把弄少女酥胸的手用力抓了下。
叶舒翎带着哭腔的呻吟出声,原本微粉的脸变的通红。
古尔铂看着对方的反应满意的在她的嘴上轻吻了下。
叶舒翎感觉到嘴上被吻张嘴就要咬,却因为对方躲得太快变成了上牙碰下牙发出一声轻响。
古尔铂皱眉,伸手从桌上拿起一个物件准备给她戴上。
叶舒翎只觉得嘴上一凉,接着自己便被对方捏住两颊强行含住一个光滑微凉的球体。
“这样顺眼多了。”古尔铂满意的继续褪她身上的其他衣物。叶舒翎听到这话绝望的闭上眼睛。
等到古尔铂把对方的衣服褪干净后顺手解了蒙住眼睛的黑布。
特殊翎适应了下才睁开眼睛。眼前果然是那张漂亮干净的脸。
“好久不见,舒翎小姐。”古尔铂开口。
叶舒翎张着嘴,口水从嘴角流到下巴最后滴在胸上。
古尔铂低下头舔走那滴晶莹然后含住少女一边的红豆。空出来的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探去,伸出食指抠弄起少女娇嫩的花核。
“唔。”叶舒翎低头,一双杏核眼含泪的看着伏在自己胸前的人。
很快古尔铂直起身,把沾了水的一只手展示在少女面前。
正当叶舒翎以为对方的报复到此结束打算松一口气时却看到古尔铂脱下了裤子。
重新俯下身的古尔铂看着对方惊慌的表情摆出一张无辜的脸来。“叶小姐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说着扶住她的腰猛的一挺。

病愈(九)

【“你还知道回来啊。”少年看着背对着他的男人沉着声开口。“妈妈的头七都过了。”
男人没有回应,甚至连正在洗菜的动作都没有迟疑。
少年气愤起来,随手抓起放在菜墩子上的刀。
刀子落下去,鲜血溅出来。
男人终于转过身来,脸色阴沉的可怕。
大概是血脉相连的缘故,只一眼他就明白身前这个还是自己父亲的男人此刻真的想杀了自己。奇怪的是自己竟不觉得恐惧害怕,甚至有些“这样也好,一了百了”的想法。
他闭上眼睛等待结束的那一刻,直到神乐那声带着哭腔的叫喊。
睁开眼,神乐抱住男人的腰不停地流眼泪。男人因为她的动作而迟疑。
于是自己眼疾手快的抓住神乐的胳膊夺门而出。
当时的他一心想着逃避,所以离开了家,离开了一直居住的城市。最终来到一个二线的旅游城市。一个风景很好,空气也清新的地方。
本以为这是一个崭新明媚的开始,却没想到出现了一个问题。
神乐爱上了神威。
不是亲人间不可分割的那种,而是男女间交付终身的那种。
背德感一下子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
就这样,他拨打了银八的电话,再一次地选择了逃避。】
神威狠狠的拍拍脸强迫自己脱出记忆回到现实中。
其实他明白的,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嗯~”听完银八的经历后冲田背靠沙发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银八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只好拿起牛奶打掩护。
“三三的算盘打得不错嘛。”
银八转头不去看他。
冲田见对方这样也不气恼,继续说道。“如果那丫头把心思转到我身上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对吧?”他说的同时就看见银八拿着草莓牛奶的手猛的一颤牛奶险些洒出来。“不过三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没有上钩而不知情的我陷进去了怎么办呢?”
银八狠狠的吞咽了下视线游移起来。“额,总……总一郎君你可是心理医生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冲田的表情回于平淡,停顿了一会开口。“当然不会发生。”
浴室的门开了,土方从里面走出来。冲田看着穿着印有蛋黄酱的睡衣的土方,笑着拿起手机按下快门键。
“叮。”银八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他翻出手机滑开屏保。
【请您明天中午让她去医院对面那家咖啡店吧。谢谢。
发信人:小混蛋】
银八挠挠头走到神乐屋前敲了敲门。
神乐原本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忽然听到敲门声于是下了床打开门。
“他让你明天中午去医院对面的咖啡店。”
神乐听到这话一愣。因为她一瞬间就知道银八所说的“他”是谁,于是“我要不要去?”“他要说什么?”“会回到我身边吗?”“还是要正式告诉我无法接受我。”等等的一系列问题全从心里冒出来。
“嗯,知道了。”
“早点睡吧。”
“嗯。”
神乐关上门,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攥紧衣角。
“三三,我今天住这。”冲田看着神乐的房门说。
“神乐学过武术。”银八顺着冲田的视线瞟了眼开口。
“嗯,那今晚沙发就是我的了。”冲田笑着回应。
银八抽抽嘴角没再出声。
“咕噜~”神乐轻轻叹息一声。“果然晚上不能不吃饭呢。”
于是她翻身拿起床头柜上的夜光手表。小心翼翼的穿上拖鞋打开门探出头张望两下,正想去厨房给自己泡碗面时忽然听到一句微哑的男声。“饿了?”
吓的神乐差点把手表扔了。冲田看着她的反应轻笑一声。
“你没走啊。”
“嗯,我给你热饭吧。”
“额,谢谢。”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所以说,什么“再也不碰bl了”简直就是flag。눈_눈